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企业 > >

矿难发生后的蹊跷事

时间: 2020-07-15 19:55 来源: 未知 作者: 鹏飞 收藏 百度搜索本文

 矿难发生后的蹊跷事
——山西通州集团安神煤业3.17事故引发的思考

 
山西通州集团安神煤业有限公司3月17日4点班发生一起皮带绞死矿工事件,引发媒体关注,事件报道发出后,媒体在追踪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些蹊跷的事情。
 
山西通洲煤焦集团位于长治市沁源县郭道镇棉上村,是集原煤开采、洗煤、炼焦、化工、供热、出口贸易、旅游开发、物流、三产服务为一体的民营企业,现已形成了依托煤、延伸煤、发展煤、超越煤的煤-焦-化-电可持续发展的循环经济产业格局,资产总额80亿元。连续被评为“中国民营500强企业”、“山西省百强企业”、“山西省优秀企业”,同时获得“全国守合同重信用企业”、“中国AAA级信用企业”和“全国环境保护优秀企业”荣誉称号。董事长任铁柱是第九、十、十一、十二届山西省人大代表,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安神煤业是通州集团旗下的一个煤矿,位于沁源县李元镇上庄村。
 
据知情人透露,死者名叫梁金安,现年51岁,临汾市古县旧县镇永乐乡朱家窑村人。在安神煤矿已经工作两三年的时间,是朱家窑村去安神煤业工作较早的人员,后经梁金安介绍,朱家窑村有十七、八人在安神煤业上班。3月17日,梁金安上中班时,作业过程中被皮带绞伤,后送往医院,经确诊已经死亡。
 
据知情人介绍,事发后,安神煤业并没有上报当地应急管理局和相关政府部门,而是通过中间人私下和死者家属协商赔偿300余万元,在2020年3月26日处理完事故,将梁金安拉回村里,并与3月30日在本村下葬。
 

近日,媒体前往山西通州集团安神煤业有限公司、沁源县应急管理局、临汾市古县旧县镇永乐乡朱家窑村、沁源县第二人民医院对事情进行了调查。
 
一、死因成谜?


 在临汾市古县旧县镇永乐乡朱家窑村,媒体相继询问了梁金安家附近的邻居和路过的村民,以及和梁同一个作业班的同事。
 
当地村民都知道梁金安是因为矿难事故去世,多人表示,梁金安的死因是因为被皮带将腿部绞伤后,没有得到及时救治,流血流死的。难道所有与媒体互不相识的村民都在撒同样一个谎言?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据梁金安的同事介绍,梁金安的腿被绞进皮带机,当时还有意识。工友们找来铁丝网,抬着梁金安,因为井下的路很难走,用了近40分钟的时间,才把梁金安抬出矿井。矿上安排了一辆皮卡车,将梁金安送至医院。
 
从井下到井口,用了近40分钟的时间,对于作业环境复杂,影响因素较多的井下作业,仅仅抬送一个伤员上到地面,就需要40分钟,如果遇到重大事件,大批人员需同时紧急撤离的情况,该如何应对?
 
井上抢救,按照常规,应是救护车将伤员送往医院,并且医护人员在途中对伤者进行专业的早期医疗救护,为什么梁金安事件中,在伤者还有意识的情况下,被放在一辆皮卡车的车斗中送往医院?
 
距离梁金安死亡,已过去两个多月的时间。媒体对事故进行了解的过程中,安神煤业始终未做任何回应,而作为管理单位的沁源县应急管理局表示不知道此事发生,长治市应急管理局的回复是因为找不到梁金安的家属,所以此事无法确定,仍在调查中。作为一级政府管理部门,把调查聚焦在死者家属的一纸情况说明上,这样的做法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两级政府部门给不出答案的背后是什么?在众人心中结成一个大大的谜团!这起死亡事件的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二、死者家属离奇失联成谜团!


 按照长治市应急管理局的说法,需要找到梁金安的家属,写出书面情况说明,才能为梁金安的事件盖棺定论。
 
为了能够找到梁金安的家属,媒体在梁金安的家门口等了两天,梁家大门紧锁,并未见到有人进出。据附近的邻居介绍,梁金安有一儿一女,他的妻子多年前曾经患过精神分裂症,但已经治好。梁金安出事后,他的妻子还在村子里住了一段时间,不久前,被孩子接走,具体去了哪里,村里没人知道。他们多年的好朋友也联系不到他们。
 
关于梁金安事件,4月中旬,媒体圈曾爆出内料,称沁源县安神煤业为封锁消息给媒体发“封口费”,程序是各媒体工作人员可持证在沁源县应急管理局或安神煤业门房保安处进行登记,随后矿方的人会打电话联系处理,一些真假记者通过这样的程序领到一万元到五万元不等的封口费。
 
梁金安的家人为什么突然和村上的人失去联系,封口费到底封住了谁的口?这也成为一个谜团?
 
三、死者存放地点成谜?
为了证实举报素材的真实性,媒体驱车按照举报材料所说梁金安死后被煤矿暂时安置其尸身的路线走了一遍。
 
据举报人反映,梁金安被送到医院急诊时,当时的值班医生经检查确定梁金安已经死亡。当下,他们就把梁金安的尸体重新抬上皮卡车,拉到介休郊外一个破旧的厂房里,那里存放着一些尸体。那里的工作人员对梁金安的尸体进行了清洗和处理。


 当时帮忙抬送梁金安的工友中,出井后有两人跟着一起坐在皮卡车斗里,经历了从矿上到医院,再到介休郊区临时存放梁金安尸体的地方的全过程。并在第二天,帮助矿上通知了梁金安的家属。而矿方与梁金安家属协商处理后事的期间,这两位工友也和他们一起居住在位于介休市经天路中段的桔子酒店。


 发生事故的地点在沁源县安神煤矿,梁金安的尸体却被从医院直接拉到一百多公里以外的介休郊外,并且在非正规的殡仪场所进行了处理。
 
一个全国500强的企业,山西省百强企业,面对一名矿工的死亡,居然不敢站出来进行说明真实情况,而政府部门挡在前面,对事故调查给出了无期限的拖延。其中隐含着什么样的秘密?孰真孰假?相信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我们将持续关注此事!

 

 

(责任编辑:鹏飞)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