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调查 > >

山西翼城铁矿发生安全事故涉嫌瞒报 局长沉默

时间: 2020-07-12 14:37 来源: 未知 作者: 鹏飞 收藏 百度搜索本文

山西翼城铁矿发生安全事故涉嫌瞒报 局长沉默

 
 作者: 王勇 1
 
 
 
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 应急管理部,部署2020年全国“安全生产月”和“安全生产万里行”活动。今年6月是第19个全国“安全生产月”。5月12日,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和应急管理部联合下发通知,以“消除事故隐患,筑牢安全防线”为主题,部署开展全国“安全生产月”和“安全生产万里行”活动。

矿难瞒报,是对生命的漠视和对法制社会的极不尊重。山西省委、省政府再三强调:安全生产是各项工作的重中之重 ,加大对矿山安全事故的查处力度,尤其是矿难瞒报事故更应严肃处理。然而,今年6月是第19个全国“安全生产月”期间,在严管和重罚下,山西省翼城县铁矿涉嫌瞒报至今,记者反映情况二十多天过去了,应急局没有任何回复结果,局长不接电话也不回复信息。应急局工作人员来回推托到底是谁在隐瞒事实真相?又是哪些职能部门为其瞒报开绿灯呢? 应急局是否能有调查结果还原事实真相?请看记者调查。

记者调查情况属实涉嫌瞒报
近日知情人反映,山西省翼城县老官庄小楼沟铁矿发生安全瞒报事故,2020年5月11日,死者,退伍军人胡通江(小名虎蛋)42岁,大女20岁,二女16岁。山西省襄汾县陶寺乡崇实村人。19日在本村下葬。父母健在,父亲叫胡新强。就这一个儿子,结果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翼城县应急管理局(图)
 
记者5月20日来到死者家属村里进行了解情况,一位老大娘给记者说:“你说是虎蛋吧,村里人都吆喝小名虎蛋,就是在山后头翼城的铁矿窝子里出了人命事了,听说是给了132万不知道确实呀不确实。他妈妈哭的成天不吃饭,虎蛋可是好娃哩,那娃在城里也买下地方(楼房)了,分期付款,媳妇在城里住的看娃哩。”



襄汾县陶寺乡崇实村门楼(图)
 
记者调查死者母亲说在矿上出的事
记者在死者家里见到了虎蛋的母亲,“娃才去了矿上一个多月,在翼城老官庄的一个庄上,小两口在县城住的了,我老两口在村里住的了,我那娃可好了,早在内蒙古当过兵部队表现好都不让回来,就这一个娃不回来不行。我65岁,他爸67岁,老的没走了小的先走了。”虎蛋母亲无奈伤心的说(有视频录像)。


虎蛋父母亲住的农村小院(图)

死者母亲(图)


应急局核查结果 死者是病死的
5月21日记者把安全瞒报事故情况反映给翼城县应急管理局,办公室主任登记了信息,说没有接到这起事故上报,给局长汇报进行调查核实结果。

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领导干部要增强同媒体打交道的能力,善于运用媒体宣讲政策主张、了解社情民意、发现矛盾问题、引导社会情绪、动员人民群众、推动实际工作。”与媒体打好交道,首先是正确对待媒体。长期以来,一些领导干部存在观念上的偏差,对媒体习惯于“应付”甚至“忽悠”。

记者于5月25日、6月1日、6月4日、6月12日分别
联系曹局长,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不回。公众质疑永远保持沉默的曹局长是否涉嫌“保护伞”?对媒体习惯这样应付?还是怕监督、怕批评,怕问题曝光后自己被动。然而在信息时代,纸如何包得住火?

6月12日,记者联系办公室主任,办公室主任又说是尚主任负责调查这起安全事故。记者联系尚主任说明情况后,尚主任说;“我尚永强(音),也不是负责人,你们反应的不是那么回事,27日媒体反映的,我们去了宏鑫源(音)矿业公司通过核查死者胡通江,襄汾县陶寺乡崇实村人,今年3月21日上班5月11日在陶寺乡病故。我们在矿上对法人、生产矿长、机电矿长、包括项目经理进行逐一的询问。有询问笔录,他们也有情况说明,结果这个矿业公司一年以来没有发生安全事故。接着我们又去了陶寺乡对死者妻子进行核查,家属明确表示胡通江因病去世。和宏鑫源(音)矿业公司没有任何关系,有医院的证明,这就是核查结果。”当记者说加个微信让尚主任把核查的书面结果发过来看看时,尚主任说没有这个权利也没有这个义务让你看书面结果。

党中央部署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山西省纪委监委加强与政法机关的协同配合,坚决贯彻落实中央重要指示精神和部署要求,在省委的坚强领导下,坚持把惩治涉黑涉恶腐败及“保护伞”作为一项重要政治任务紧紧抓在手上,精心组织、周密部署,彻查涉黑涉恶腐败,挖出了一批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关系网”。确保扫黑除恶和反腐“拍蝇”同步推进,实现对黑恶势力的深挖彻查。

然而翼城县的安全事故瞒报的背后,是矿工用一条鲜活的生命换来的,这背后还隐瞒了多少个事件,我们不得而知,但充分说明了当地监管部门监管不力,涉嫌伙同矿方视矿工的生命如草芥。翼城县安全事故瞒报事件暗藏了多少猫腻?是否有利益与权力的交织? 其背后又有多大的“保护伞”? 翼城县应急管理局的曹局长电话不接信息也不回。曹局长都如此藐视记者的监督权,局里工作人员也是来回推托迟迟没有回复调查结果。可想而知当地百姓反映问题有多难。至于记者反映的问题会不会被重视,这个安全事故会不会就是病死的?请应急管理局把书面结果和有力证据给公众亮相,还原事实真相,公众只能拭目以待。本报网持续关注事态的进展。

(责任编辑:鹏飞)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